喵帝国

喵帝国同人社团公式站
想看图片或者小说请点击楼下链接:)
淘宝店地址:http://shop106230035.taobao.com/

© 喵帝国
Powered by LOFTER

【韩张】Beauty & Beast,第一幕→第三幕(修订版+通贩信息)

猫猫莲:

第一幕


荣耀城外有个山谷,山谷里有座霸图堡,霸图堡的主人名叫韩文清。

传说此人面相煞气十足,在战场上一露面,三分之一的敌军就开始跪地唱征服交钱包,不仅退敌还为我方积攒了军费,乃“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典范。战后论功行赏,韩文清妥妥受封了个公爵,愉快地带着他的老部下们入住了城堡。

理所当然的,霸图堡全员♂性且光棍。

什么?你问为什么光棍?

你以为谁都能hold住韩公爵的脸么?

老大没脱光,手下们好意思ZZS么?

……好吧,都说了全员♂性还ZZS个毛线啊。


虽然一般人hold不住韩公爵的脸,但霸图堡旁边烟雨湖里住的仙女们显然不是一般人。她们对公爵大爷情有独钟。

“狂霸酷拽叼的男主范儿!绝无仅有!”

“霸道公爵爱上我!这个本子必须大卖!”

“霸气攻绝配知性受!”

“白莲花受!”

“美人受!”

“脸T受!”

“话唠受!”

“……那个,我可以萌韩受么?”

在湖边例行散步时听到仙女们争论的韩文清实在忍无可忍,顺手抄起园丁遗落的斧头扔进了湖里。


“楚云秀你们够了哈!”


咕噜咕噜,湖面泛起了金光,水花四溅,窈窕仙女楚云秀仪态万方地升起来,手里还拉着另一位仙女舒可怡。

韩文清:“……”

楚云秀:“勇敢的人啊,你掉落的爱人,是这位舒可怡吗?”

韩文清:“……你搞什么鬼?!”

舒可怡大声叹了口气。楚云秀眨眨眼,把她摁回湖里,又拉出下一位仙女。

楚云秀:“勇敢的人啊,你掉落的爱人,是这位舒可欣吗?”

韩文清抱臂而立,冷冷地瞪着她俩。

舒可欣也大声地叹了口气,被楚云秀摁回到湖里。

楚云秀咬咬牙,拖出了第三位候选。

楚云秀:“勇敢的人啊,你掉落的爱人,是这位戴妍琦吗?”

韩文清:“信不信我马上抽干烟雨湖的水?!还有你,戴妍琦,等着肖时钦来领你吧!”

“不~~~!!!”

戴妍琦嗷的一声缩回水里。

楚云秀青筋直冒:“老韩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呢?!咱姐妹不就想布置个卧底方便创作……啊不,关心一下邻居的生活吗?!你至于这么挑三拣四吗?!”

韩文清冷冷地“哼”了一声,懒得理她。

楚云秀恨得牙痒痒:“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她拿出仙女棒,在空中画了个圈儿,对准了韩文清。

“巴巴拉能量,变!!!!”

——大姐!你拿错台词本啦!


从天而降的无数青白色闪电笼罩了整个山谷,惨叫声此起彼伏。

在震天的雷声中,楚云秀的声音异常刺耳:“结界已经封锁了整个山谷。你们这帮死丘八都将变成野兽!野兽不需要光明也不需要厨房,城堡里再也不会燃起火苗!你们就永远地茹毛饮血去吧!”

一瞬间变成了各种动物的群众还来不及为自己的外形悲叹,就先被仙女的恐吓给惊悚到了。

卧槽!头可断,血可流,热菜热饭不能少!茹毛饮血什么的,绝壁不能忍啊!

——等等,你们还可以吃压缩饼干。

比起完全变态的其他人,好歹还能直立行走的韩文清已经算被优待了。一只名叫宋奇英的前侍从小老虎正抱着他的大腿嗷嗷大哭:“公爵大人我不要吃生肉QAQ~~”

仙女的声音还在城堡上空回荡:“除非有外人进入城堡,你们才能生火。但是,只有你获得真爱时,魔法才会彻底解除!”

哈?!真爱?!那是啥?!能吃吗?!!!

一枝娇艳的花朵突然出现在公爵的手里。

“记得给你选定的爱人送上一朵表达爱意的红玫瑰,哦活活活活!!!不过……如果ta抛弃了你,而你没能在一天之内把ta抓回来,你就等死吧!!!”

疯长的草木迅速淹没了整个山谷,雄伟的城堡褪去了繁华,变成了荆棘的乐园,真是一秒钟秋风萧瑟。

空荡荡的大路上,只站着孤零零的一个韩文清,……和他的动物们。


&      &      &


荣耀城郊外住着商人冯宪君一家。他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老大叶修,退役军人,老烟枪,烟斗和一把长柄伞常年不离身,最近在城里一家名叫兴欣的小酒馆中打工。狡猾,嘲讽和拉仇恨能力TOP1,好友跟仇敌遍天下,害得老爷子隔三差五大把往嘴里塞药。

老二喻文州,商学院毕业,内定家业继承人。和“讨人嫌”的老大正相反,老二聪明能干温柔体贴,连年蝉联荣耀城最想嫁男人之首,但知情人都表示喻二少本质上绝对跟叶老大一母同胞的心黑。

老三张新杰,医学院还有半年毕业,目前简历正被大小医院疯抢中。长相虽然清秀,无奈个性严肃不苟言笑还有轻微强迫症,据说暗恋他的姑娘和被他气跑的姑娘一样多。阴谋诡计深得大哥真传,常常与二哥交流腹黑心得。

老四周泽楷,军校在读中,英俊潇洒能力强性格温柔还很纯良!虽然话少了点,但完全不妨碍他成为荣耀城的男神。(冯宪君:最大缺点就是太顺着他大哥了!)

至于幺女,对于荣耀第一美女苏沐橙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冯宪君:最大缺点就是太贴她大哥了!)


关于冯宪君的儿子们,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四个儿子一个黑,两个狠,三个坏,还有一个特别帅,他们守着小妹妹没人敢求爱!

嗯,没人敢求爱。

虽然苏沐橙贵为荣耀第一美女,无数人垂涎她的美色,但至今无人敢当面表达爱意。不仅如此,就因为长得太美,身边的哥哥们又保护得太紧,直接导致了妹妹没朋友。

苏沐橙很寂寞,十分寂寞,非常寂寞。


圣诞节快到了,冯宪君打算进城采购年货,顺便接收年底的最后几趟货物。临行前,他问孩子们:“你们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啊?”

叶修:“进口烟叶一年份……”

“不行!”

喻文州:“《荣耀商业评论》。”

“好。”

张新杰:“《宠物品鉴》。”

“好……”

周泽楷:“……《轻武器评测》。”

“好!”

轮到最小的苏沐橙了。少女想了想,说:“爸爸,可以的话,买一袋玫瑰花的种子给我吧。这样来年咱们就能有一个开满花朵的篱笆了。”

冯宪君感动:“不愧是我的乖宝贝,又温柔又贴心,连愿望都这么可爱!”

(四个哥哥:那是因为她不说你也会买一大堆裙子化妆品首饰这样那样的回来啊!)

叶修贼心不死:“烟叶……”

“你做梦!”


晴朗的上午,冯主席带着老二,抓上老大,骑着马进城了。


第二幕.


风在吼,马在叫,荒野在咆哮,荒野在咆哮。

大儿子拄着长柄伞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风雪的尽头,二儿子也追随而去。只剩下年迈的父亲,独自策马奔驰在通向荣耀城的路上。

大清早出家门的时候可完全没想到今天的行程会如此的狂霸酷拽叼!父子三人查完账,到城外码头接收年底最后一批货,谁想到送货的会是一窝海盗啊?!

好吧,当船上冯氏商会的旗子刷拉拉换成骷髅旗时,他们就该闪人,但这时后路已经被截断了。

打头的家伙包着海盗巾笑得阴测测,热情洋溢地冲叶修挥手:“叶哥,好久不见!”站在船头看似海盗首领的男人除了胡茬子多了点,居然还很有几分贵族气质,甚为有礼地脱帽致意:“叶修,别来无恙?”

“刘皓,陶轩。好久没听说你们的消息,原来做了无本买卖。”

原来是叶大少的旧识,虽然看脸色就知道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了。

海盗们愤怒地冲向“老朋友”。叶老大迅速撑开长柄伞挡住一轮攻击,顺便放了个信号弹,又抡飞了几个小卒,打破了包围圈。喻文州看准时机拖着老爷子上马跑路。

逃到一半下起了暴风雪,喻文州放心不下大哥,用力揣了一脚冯宪君的马屁股,返身跑回码头。

“老爸!回城搬救兵!”


话是这么说,老二那一脚太过卖力,老爹胯下白马动如脱缰野狗,以摧枯拉朽的气势穿越密林。风雪交加中,前路苍茫,老父亲光是为了不坠马就用尽了力气,哪里还有心关注GPS……啊不,路标。当马匹终于累得止步于森林中一处小空地时,冯宪君环视周围陌生的环境,确信自己迷路了。

得了,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别说搬救兵了,找不到路的话,自己怕也得死在暴风雪里。

就在这时,一只“虎斑猫”从树丛中跳了出来。

“嗷……”

细细软软的叫声,好像跟普通的猫有点不一样?

“猫咪”围着马蹄转了几圈,马似乎被吓到了,一个劲儿发抖。

“连只猫咪都害怕,有点出息啊!”

(宋奇英:……)

“猫咪”歪着头打量着老人家,转身跑开。树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小路,“猫咪”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人类。

——这是要我跟它去的意思吗?据说动物们善于躲避灾难,总之,先找个地方躲暴风雪吧。

冯宪君跟着“猫咪”,穿越树林,通过一个狭窄的峡谷,眼前豁然开朗。

一片开阔的山间谷地中,坐落着不知名的宏伟庄园。


推开锈迹斑斑、摇摇欲坠的雕花铁门,原本几何造型的人工庭园已经杂草丛生,荒芜多时。长满利刺的荆棘无孔不入,将枯瘦嶙峋的枝蔓延伸到目所能及的每一个角落,连积雪也无法掩盖它们张狂的姿态。破败的大道尽头,城堡巍然伫立。粗壮的藤蔓几乎覆盖了整座建筑,积雪的屋檐下间或露出残缺的雕栏画栋。昔日繁华的余炽与如今的破败寥落交织成诡异荒凉的画卷。

冯宪君惊讶地张大了嘴。他从不记得荣耀城附近有这样一座古老的庄园。在“猫咪”的带领下,他牵着马朝城堡走去。

庭院的角落和灌木丛中探出众多的小脑袋。它们似乎对人类全无惧意,大摇大摆地跟随在冯宪君身后,很快走到了城堡大门前。

老爷子上前拍门:“主人家,主人家,能够让老头子进来躲一躲风雪吗?”

没人应答。“猫咪”用小脑袋向前一拱,吱嘎,门开了。

老爷子:“……”


大门里黑洞洞一片。但是,就在冯宪君踏进门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鸦鸣,烛火依次亮了起来。

长时间没有清扫过的地面覆盖了一层干透的泥壳,上面还有无数大小爪印。从窗口飘入的落叶堆积在豪华地毯上,成年累月的发酵让后者完全腐朽成泥。所有的家具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疑似鸟粪的白色斑点淋漓其上,连鎏金的把手也黯淡无光。动物们从老爷子身后窜出,飞快地跑进各个房间,尘土飞扬,呛得老爷子连咳了数声。

——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看来已经完全沦落为野兽的巢穴了。

但是谁点燃了蜡烛呢?

冯宪君叹了口气,看了眼脚边转来转去的“猫咪”。

“总不会是鬼火吧?”

呱!一只乌鸦飞过。

(“别看不起人啊老头!”负责点蜡烛的前弹药专家乌鸦张佳乐愤愤不平。)


老爷子找了个地方坐下,忧心起两个儿子。不一会儿他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他想起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过饭。

有一股肉香悄悄飘来,抹过蜂蜜的烤乳猪味道真是提神醒脑,冯宪君回头,看见一只戴眼镜的苏格兰牧羊犬和一只哈士奇钻进了一个房间,香味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戴眼镜的苏牧?!这肯定是幻觉!老人家想着,好奇地跟进去。里面原来是餐厅,长长的餐桌上,摆了一大盘油亮亮的烤乳猪。

老人家很开心:“真是香喷喷的大餐啊,如果配上一瓶15年的红酒,就更棒了。”

砰的一声,飞过的乌鸦放下了一瓶红酒。

“这真是个神奇的梦,既然是梦的话,就再来点布丁、蘑菇汤和水果吧。”

他正想着,小动物们鱼贯而出,搬出了各种各样的美食,摆在餐桌上。

“不管是不是梦,都要多谢贴心的主人家,谢谢您愿意招待我这个又饿又累的老头子。”说完,老爷子高高兴兴地拿起刀叉,正准备享用大餐,却发现动物们早已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诶?!”

再客气一下就没得吃了,冯宪君顾不得风度加入了抢饭的行列。不一会儿,一大桌美食就被他们风卷残云般吃光了。

动物们的肚子都吃得圆鼓鼓的,一个个幸福地躺平在地板上。老大爷打着饱嗝,回味着美味,看向窗外。他惊喜地发现,暴风雪已经停下了。

“谢谢主人家的款待,不过我现在得上路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您今天的盛情。”


冯宪君牵着马走向来时的入口,即将走出庭园时,路边大理石像上的积雪被风吹落了,露出了缠绕其上的荆棘。一朵硕大娇艳的红玫瑰无视时节,灼灼绽放,在冰天雪地映衬下格外绚丽。

老爷子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玫瑰花,他突然想起早上答应过女儿,要给她买玫瑰花的种子。

“虽然不是种子,但沐橙一定会喜欢这朵玫瑰的。”

冯宪君想着,摘下了花。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大理石像的阴影中跳出,将老人扑翻在地。

逆光中,袭击者的面貌模糊不清,但破旧肮脏的外套、长鬃毛、毛耳朵和甩来甩去的长尾巴特别显眼!“它”摁住老人的锋利爪子闪着寒光,说出来的却是人类的语言:“你好大的胆子!敢偷我的花!”

“啊啊!对不起!”孩子们!老爸要被妖怪吃掉啦!

“我可怜你,收容你躲避风雪,又让你吃饱吃好。你居然恩将仇报,偷我的花!”“妖怪”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咯咯的声音,金色的竖瞳危险地眯细了。

“真的对不起!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女儿。她唯一想要的圣诞节礼物就是玫瑰……”

“什么?!你有女儿?!!”“妖怪”一把举起瑟缩成一团的老人,“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

“呵呵……”先是低沉的闷笑,音量越来越大,到最后,“妖怪”好像收获了什么意外之喜似的,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它”讥诮地瞥了一眼庭园深处,复而死死地盯住老人。阴影中,惊恐的老爷子只看见那双兽类的琥珀色竖瞳熠熠生辉。

“你偷了我的东西,我本该杀了你这偷儿。但念你年老,我容你一命换一命。你回去吧,把这朵玫瑰带给你的女儿,花会指引她回到城堡。你有一天的时间,如果她不来的话……哼哼……”

“妖怪”的咆哮在山谷里久久回荡:“——我就,杀!你!全!家!”

冯宪君跌跌撞撞爬上了他的马,一路狂奔逃了出去。


庭院深处,烟雨湖畔的树上,仙女们排排坐看戏。

楚云秀:“看不出来,韩文清还有点演技嘛。”

舒可欣:“浮夸!”

舒可怡:“虚假!”

楚云秀:“好啦好啦,你俩还记恨啦?”

戴妍琦:“云秀姐,那老头儿真的会让他女儿过来吗?”

楚云秀:“得了吧,就算真来个姑娘也分分钟被老韩吓跑,哈哈哈!”


小老虎宋奇英(小声):“……你们,觉不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苏牧林敬言(小声):“嘘……大家吃得太爽,没给公爵大人留饭,现在没火了。”

韩文清:“……”

错过了难得一遇的熟食大餐,只能吃压缩饼干的韩公爵今天也很心塞。


第三幕.


跌跌撞撞逃出山谷跑回大路的冯老爹,在路口遇到了大儿子和二儿子。虽然两个儿子都有挂彩,货物也没追回(那是必然的),但总算人没事。

“那当然,没有老爸你在,哥分分钟搞定他们!”大儿子勾起嘴角,惬意地喷出一个烟圈。

——哪里不对啊你这个不孝子!!!

刚刚还沉浸在父子平安的喜悦中的冯宪君,下一秒准确地踹中了老大的小腿。

“嗷~~!!!”

老二喻文州笑而不语,今天的大哥也一如既往地拉稳了仇恨。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当冯宪君把玫瑰花交给苏沐橙时,问题就来了——

挖掘机技术哪家……(滚!

咳咳,父亲要失去女儿,哥哥们要失去心爱的妹妹了。

“这种屁话鬼都不信。沐橙绝对不能去!”老大表态。

“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搜集一下敌人的情报。顺便沐橙不能去。”老二微笑。

“明明让老爸白吃白喝了很多,却只为了一朵花就要人命,不合逻辑。总之沐橙不能去。”老三质疑。

老四默默举起了枪。

“但是我不去的话,妖怪会杀过来的。”幺女说。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老大说。

“惹怒我们的罪是很大的。”老二微笑。(你也拿错台词本了?)

“从现在开始准备反击。”老三说。

老四默默举起了另一把枪。

“你们都别忘了,对方不是人类。”幺女指出了问题的中心所在。

“咱们家可没有驱魔师(字面意义)。”


“那我去吧。”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顺便从妹妹手里接管了那朵玫瑰花。

“等等!妖怪说的是女儿!”

“那是因为爸爸提到了女儿,对方并没有说儿子不行啊。”

——听起来完全是狡辩呢亲!

“反正重点是一命换一命。”

——那为什么是你?!

面对父亲、兄弟和妹妹的炯炯目光,老三又扶了一下眼镜。

“我们的目的是,摆脱妖怪的人身威胁,所以最简单的做法就是送一个人去城堡。这个人必须智勇双全,才有希望从妖怪手里生还并逃回来。”

“爸爸就不说了,沐橙也排除掉,文州是商会的继承人,那就只剩下叶修、小周和我了。”

“大哥的话,智勇双全倒是没问题,我只担心你一开口就拉够了仇恨被干掉。”

“小周的话,你们相信他能成功说——服对方放他回家吗?”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们竟无言以对。

“所以,只有我成功的几率最大。”

张三少总结陈词。

“现在离二十四个小时还剩十二小时三十二分钟,我得抓紧时间出发了。”


&      &      &


小老虎宋奇英守在林间的空地里,乌鸦张佳乐烦躁地在他头上飞来飞去。

“真的会来吗?会被放鸽子吧?难不成真去满门抄斩?开玩笑的吧?虽然杀人的事儿咱们挺专业的,但这不太好吧?霸图是职业军人又不是山贼,从不滥杀无辜啊……”

——张佳乐前辈,您的人设没这么烦……

小老虎斜了乌鸦一眼,继续端端正正蹲坐在空地中央。

突然,张佳乐闭上嘴,啪嗒啪嗒落到最近的一棵树上。

“来了!来了!”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来者转眼间已到跟前。

——好像哪里不对?

——不管了总之带回去再说!

宋奇英引路,树木们在他面前分开一条小径。一人一马跟在小老虎背后,向密林深处奔去,头顶上还有一只乌鸦在飞。

呱!呱!


张新杰走进城堡时,重现了他爹被小动物们追逐围观的情形。

霸图众窃窃私语:哪里不对?!!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赶紧生火做饭啊啊啊啊啊!!!

大家伙儿一窝蜂地冲向了厨房和各个贮藏室。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环视了鸡飞狗跳的四周,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很好,按计划准时到达。


欢迎客人的晚餐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才有鬼!

来宾坐在长条餐桌的一头,有条不紊地使用刀叉,跟两眼发绿的小动物们夺食。他那不声不响滴水不漏的吃相和堪比教科书的刀叉用法体现了良好的教养,夺食时的从容和丰富的战果显示了战斗力的出色,面前不断堆积的食物残渣意味着胃袋的宽大。在用餐完毕后,他还客观而不失礼貌地评点了菜肴的味道,又对细微处的搭配提出了若干改进意见,引得厨房的猴子们连连点头,完美展现了一个高级吃货应有的能力和风度。

——如果他不是穿着一条女式长裙的话。

——或者说,如果他不是一个男人的话。

韩文清铁青着脸,望着客人插在领口扣眼里的玫瑰花。

“我说,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冒充女人?”

平心而论,这小子长得还不错,身形挺拔,斯文俊秀。但是,好歹他也是个个头比韩文清矮不了几公分的汉子!男人该有的他都有,不该有的他一样也无。穿条裙子就跑过来,连假胸都不屑塞一坨,这是看不起人呢还是看不起人呢还是看不起人呢?!!

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

在很久以后,这个动作被霸图众解读为“没有道理我也会编出道理说服你”。


“您要求我父亲把他唯一的女儿送来,但是我妹妹来不了。为了表达对您最起码的尊重,我向妹妹借了一条裙子。”

张新杰拿起餐巾,矜持地擦了一下嘴角,淡定作答。

——虽然女孩子的曳地长裙被你穿出了及膝裙的效果,但腰上的扣子竟然没崩掉,你也是蛮拼的……

吃饱喝足的小动物们怀着复杂的心情围观客人。

觉得对方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公爵大爷坐在长条餐桌的另一头,双爪交叠搁在餐桌上,抵住下巴。背光的阴影里,琥珀色的竖瞳反射着冰冷的光。他死瞪着对面那个从容镇定的家伙,试图从那张无懈可击的俊脸上找到点破绽。

“你妹妹死了?”

“吾妹甚为康泰。”

“残了?”

“四肢健全。”

“嫁人了?”

“尚待字闺中。”

“那她为什么不来?!”韩文清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霸图众迅猛作鸟兽散,规避池鱼风险。

“因为她来了也没用。”


“您收容了我的父亲,并提供他食物。如果不是他摘掉了您的玫瑰的话,您是不会为难他的吧?”

绰号“脏心杰”的医学院高材生井井有条地分析道。

“听上去,玫瑰貌似对您很重要,但您竟然把它留在可以被人随意采摘的路边,说明它并不像您所说的那么珍贵。”

“直到我父亲临走时,您才得知他有个女儿。”

“而您要求他女儿前来的理由是,一命换一命。”

“同时,您还给了他这朵被他摘下的‘很重要’的玫瑰花引路。”

“这是一件变数很大的事情。来人与否,完全决定于我父亲的一念之差。他被您吓得够呛,所以就此举家逃走永不回来的可能性极大。从投资角度来讲,您放他回去,得不到人又丢花的风险极高。但即使没有人来,我也不觉得您真的会为了一朵花大老远兴师动众登门拜访。”

“因为那朵花根本不重要。”

“您根本不打算要任何人的命。”

“从一开始,您就没想过杀死我父亲。”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觉得对方下一步就会指着自己的鼻子痛骂“真相只有一个”“你怎么能吓唬我爹”“太可耻了”,韩文清有些难堪地把头埋下去了一公分。过去驰骋疆场时从来堂堂正正,如今居然欺负无辜的老人家,脸丢大了诶。


“但是,我出生于一个诚实的家庭,既然做出了承诺,就一定要实现。您只是要一条命而已。同样是命,我觉得我的命和妹妹的命是一样的。”

——诶?!

韩文清张大了嘴。愣愣地看着对方。慢着大哥你想说什么?!这跟你刚才的分析不搭边啊?

“既然都一样,为什么不要性价比更高的呢?我有足够的理由证明,我比妹妹更适合过来。”

——完全不一样啊亲!你一点也不合适!!真的!!!

知道原委的霸图堡原住民们,集体爆发出无声的呐喊。

客人继续侃侃而谈。

“我的独立生活能力很强,不需要专人来照顾我的起居;作为一个男人,我也不需要专人来保护我的安全。如果是个女孩子,想必会给你们添不少麻烦吧?”

——我们不怕麻烦!

“我妹妹只是个普通中学生,完全不具备任何专业技能。而我是已经开始在医院实习的正牌医科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知识,可以胜任医生的角色。恕我直言,你们这里的环境卫生有点糟糕,需要专业人士来指导各种防虫抗病工作。”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点周围“年久失修”的家具摆设。窗帘上的灰尘簌簌落下,躲在下面的贵宾犬打了个喷嚏。

“同时,作为业余爱好,我对烹调颇有研究。根据我对大家的观察,在座的各位非常热爱美食,这让我很开心。”说话间,客人冲某几位晚餐时抢得最凶的同志点了点头,满意地看到它们羞愧地躲进了角落。“食物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珍宝,尽情地享用它们并发掘更多的美味,是我们生存的重大意义之一。基于这一点,我相信自己能为大家的餐饮事业奉献出一份力量。”

——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慢着难道我们已经被他说服了吗?!

公爵瞪着客人领口的玫瑰花,眼神死。

其实他只是因为外出遛弯儿没赶上吃熟食心头不爽顺便吓唬一下无辜的老人而已!谁能告诉他事态怎么发展到了霸图堡必须收容一个男人?!

好吧,至少有个人类在,大家每天都能热菜热饭热炕头,好像还不错?


“张新杰。请多关照。”客人大步走到主人身边,伸出手。

主人家略一迟疑,起身……伸出一只爪子。

“韩文清。欢迎来霸图。”


韩文清?霸图?有点耳熟?在哪儿听过?

张新杰很快把疑惑抛到脑后。借着这个机会,他好好地打量了一番父亲所说的“妖怪”。

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魁梧身材,除了金色的兽类竖瞳、发达的犬齿以外,五官基本保持了人类特征,头顶有一对略圆的毛茸茸耳朵,背后一条黄黑相间条纹的圆滚滚长尾巴灵活地扫来扫去,仿佛反映着主人的心情。包裹在衣裤里的四肢看不到细节,但露出来的四个爪子都符合大型猫科动物特征。简单说,这是一位融合了老虎和成年男人外貌特征的……半兽人。如果只考虑人类的部分,他的五官煞气颇重,令人心生畏惧。但是把动物的部分考虑进去的话——

青年的心跳漏了一拍。

绒毛控张新杰大大表示,反差萌!简直不能更萌!


他干咳一声,果断握住了那只有着Q弹肉垫的爪子。

“最后,请恕我无礼,这里有一个致命缺陷,我妹妹是肯定生活不下去的!”

公爵大爷和所有在场群众都竖起了耳朵。

客人以极其严肃的神情结束了今天的安利。

“你们没有卫生巾。” 


(TBC)





**********************************************************

经过极其漫长且纠结的过程,其中种种悲愤就不提了,总之,这个本子终于印出来了……因为成本降低了,所以售价降为25一本。拍付预售的几位同学请记得完成交易后找店长退款喵~0×0(土下座!不好意思!久等了!TAT)

淘宝通贩: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ZEwIR&id=41802508151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38422

(以下为正式封面)



评论
热度(40)
  1. 七月&流火猫猫莲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帝国猫猫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