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帝国

喵帝国同人社团公式站
想看图片或者小说请点击楼下链接:)
淘宝店地址:http://shop106230035.taobao.com/

© 喵帝国
Powered by LOFTER

【韩张】Beauty & Beast,第七幕→第十幕END(修订版+通贩信息)

猫猫莲:

第七幕.


接收完来年第一季度的军需,第二天就是平安夜。因为有张新杰在的缘故,今年霸图堡的圣诞节格外热闹,晚餐也格外丰盛。

这是一个大家久违了的温暖的冬天。霸图堡的成员们都像过去身为人类时那样,每天洗得干干净净,窝在舒适整洁的家里,享受着壁炉的温暖和灯光的明亮,吃着可口的美餐。新年的零点,多年未见过的烟花点亮了城堡上空的夜空,让星星也黯然失色。

这些都是医生带来的。


过了年就是春天。雪化得差不多了,动物们开始打理庭园,修整残破的道路和围栏,除去了杂草。仙女们大概也觉得哥特风看太久有点腻,继收回了覆盖城堡的藤萝后,她们再度收缩了占领庭园的荆棘的规模,并允许猴子们把那些玫瑰的枝条修剪成合适的形状,编织出可以供人穿越的拱门。

五月来临,鲜花盛开在庄园的每一个角落,不复往日咄咄逼人的气焰,一朵朵娇羞动人。

连送补给的肖时钦都感慨霸图变了个样。

“老实说,比没挨诅咒的时候还好,哈哈哈。”

他一边夸奖,一边顺走了整车的玫瑰花,说是要讨未婚妻欢心。圣诞节时,肖时钦带走了戴妍琦。远离烟雨湖,少女想必有点寂寞?

韩文清不想提醒他,从烟雨湖捎些奇怪书籍回去大概更能打动佳人芳心。


秋天,山谷染成一片金黄。

公爵站在城堡最高处,俯瞰他的封地,他的部属,他的——医生。

张新杰坐在花园凉亭中的躺椅上,看着专业书。宋奇英趴在他怀里,睡得正香;兔子和松鼠围着躺椅追逐打闹;猴子们端上了果子和饮料;路过的狗狗们放轻了脚步;连乌鸦都落在凉亭顶上,一言不发。


大家都喜欢医生。他们表达出的亲昵,甚至超过对自己这个多年的上司。

理论上是不是应该感叹一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队伍不好带了呢?

韩文清想着,露出了他自己也未必察觉到的温柔笑意。


大雪翩然而至,城堡银装素裹。转眼间,张新杰来霸图就要满一年了。趁他早饭后带宋奇英出去散步的机会,韩文清把林敬言等人招呼到大办公室,严肃地提出自己的想法。

“我想让张新杰回家看看,你们觉得怎么样?”

话音刚落,大家身体力行地演示了一遍什么叫“集体炸毛”。

“没饭吃!”

“不能洗热水澡!”

“没有灯!”

“没有壁炉!”

“没人疗伤!”

张佳乐举起一边翅膀:“小宋会哭的。”

韩文清扶额:“那,他家里人呢?”

大家都不做声了。

“他家里人不会难过吗?不会想他吗?不会哭吗?再说,张新杰来了快一年,他自己就不想家吗?”

“……可是医生从没说过他想家啊。”白言飞弱弱地顶了句,又自知理亏,缩进了角落。

“他不说,不等于他不想。”公爵倚着窗框,抱臂而立。远处,医生跟着小老虎跑进了庭园,大概是看见他了,老远挥了挥手。韩文清下意识挥手示意,突然意识到医生那个近视眼未必是对自己致意,视线放低,果然看到一大串冲向张新杰的松鼠。他苦笑着收回手臂,殊不知自己的表情在下属们看来是多么的……令人惊恐!

——是我们看错了么?!刚才公爵大人的眼神好温柔!用柔情似水来形容也不为过啊!

天要下红雨了公爵大人要恋爱了!

慢着……恋爱……?!群众面面相觑,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件事:仙女的诅咒!

欣喜若狂的动物之中,戴眼镜的苏牧格外冷静,甚至有些悲伤。作为年长者和对韩文清最了解的人之一,他很清楚上司接下来的决定。

“明天,就给张新杰放一天假。由张佳乐护送他回家。”


晚餐时,张新杰被告知了这个喜讯,一时间百感交集。他最开始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即使永远回不去也在意料之中,没想到仅仅一年,他的努力就有了成果。一想到很久不见的父兄和妹妹,他不自觉地笑了。他的笑容落在众人眼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难过,又愧疚。难过的是,医生要走了;愧疚的是,大家自私地留下医生,却完全没有考虑医生的感受,没有想过离开家人的医生会不会难过。

医生现在笑得有多开心,过去的一年里就有多痛苦。其实道理谁都明白,只是每个人都装糊涂,不肯去面对。

这顿饭吃得很沉闷,张新杰感觉到了。他赶紧出言安慰:“今晚厨房加个班吧,我觉得可以多做些三明治。明早我离开的时候把熏肉弄好,三明治总比压缩饼干好吃。”


三明治什么的才不重要呢!重要的是你啊!虽然每个人都这么想,但没有人说出来。唉,就算说出来,医生也听不懂呢。

大家可怜巴巴地看向韩文清。公爵假装没看见。张新杰看向韩文清。公爵还是假装没看见,假装没看见,假装……装不下去了。

“怎么?”

医生没立即回答,只是认真地盯了他很久,才慢吞吞说:“我以为你会舍不得。”

公爵大人挨了一记直球,嘴巴蠕动了半天终于大吼一句:“谁舍不得……啊?!”

“不是吗?”

“当然不是!”

医生叹了口气,起身走人:“我还以为,你至少也觉得热汤热饭比冷冰冰的三明治强呢。”

——诶?是说菜品问题?

公爵深觉失态,匆匆逃走,留下一群下属面面相觑。


——我以为你会舍不得。

张新杰慢吞吞爬完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轻轻叹了口气。


大清早起床,去厨房检查了做好的三明治和熏肉,又交代了急救品的存放,张新杰把玫瑰别在领口,骑上马,踏上回家的路。

霸图众把他送到大门口。韩文清挥手:“路上小心。”

张新杰掏出怀表看了时间:“现在是早上十点整,明天这时候我回来。”

“嗯。”韩文清不置可否,点点头。

张佳乐呱呱叫了两声,飞到前面领路。医生骑马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狭窄的谷道里。

霸图众渐渐散去,只剩下公爵一人伫立在那里,望着医生离开的方向。


“哟!你真的送他走了?压缩饼干没吃腻啊?”

神出鬼没的仙女突然出现在公爵身边。无论谁出入山谷,楚云秀都能通过结界感知到。她笑嘻嘻地围着韩文清转了两圈,挖苦道。

“只放了他一天假。”韩文清面不改色

“哈哈哈哈哈哈!你相信他会回来?”楚云秀笑得直不起腰,“除非张新杰是白痴,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会趁机远走高飞,再也不回你这野兽窝吧?!”

“楚云秀,你那个诅咒是不是真的?”韩文清平静地问道,没有理会她的嘲笑。

“哪个诅咒?”

“就是我会死的那个。”

仙女哈哈大笑:“当然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的?”

“必须的啊!除非你真的喜欢上张新杰,他又抛弃了你,诅咒才会应验。但是,就算我们腐女比较爱妄想,也喜欢编排你们,我们也是有常识的好吧?我可没指望过你真爱上一个男人。如果你要喜欢男的,霸图兵团里那么多,张佳乐还长得不错呢,你不是早就该脱光了?不至于到现在才……”楚云秀突然停下来,露出惊恐的表情,“慢着……你的意思是?”

“所以,是真的了?”

楚云秀愣愣地看着他,好半天,低下头:“……是真的。”

男人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沮丧,依旧平静地问:“如果我死了,其他人的诅咒能解除吗?”

“……我可以试试。”

“那就拜托了。”

说完,韩文清转身朝城堡走去。

楚云秀猛地冲上去,拦在他面前:“等等!你不要命了?!把他抓回来啊!跟他说清楚啊!张新杰会讲道理的!他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也算认识他一年了,他只是看着有点冷,其实心很软的!你跟他说实话,他一定会留下来!”

男人轻轻推开她:“强扭的瓜不甜,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不能强求。”

“我不能再看着他难过,继续装作一无所知了。”


从一开始,那个人就是代替心爱的家人,不惜以身涉险,来到这个荒芜恐怖的城堡。不仅来了,他还要绞尽脑汁融入这里,积极主动地为大家谋福利,尽心尽力想办法改善大家的生活。他所为的,还不是有一天能够脱离险境,与家人团聚?

那个人到底每天怀着多大的恐惧面对自己和一群不能言语的动物,还有城外那些热爱诅咒的奸诈仙女?他甚至差点被狼吃掉!

他几乎连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每一天,每一天,生活在险象丛生的环境里,远离家人,他心里的孤苦,谁能知道?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再自私下去了。



第八幕.


归途十分顺利。在乌鸦指引下,青年很快走上了大路。几个小时后,他回到了久别的家中。

张新杰跳下马,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的少女看到了他,大叫着飞快冲上来,扑进了哥哥怀里。他紧搂着妹妹,听少女呜咽着说着家里的事。

看二人互相依偎着走进屋子,张佳乐盘旋了两周,默然无声,振翼飞回霸图。

等待张新杰的是全副武装的大哥和四弟,还有病倒在床的父亲。


“你回来得正好,新杰,父亲和沐橙都要拜托你照顾了,”叶修说,“陶轩他们正在进攻荣耀城。我和小周要去城里跟文州会合,同陶轩他们决一死战。”

“可是荣耀城连护卫队都没有!为什么不通知联邦军?!”

“给距离最近的蓝雨海军送了消息,但很可能来不及。放心吧,至少这里有前军人和预备役啊,”叶修拍胸,又指了指周泽楷,“再说兴欣酒馆那边我也训练了一些人手,不是毫无准备。”

张新杰绞紧了眉头。他非常清楚,荣耀城战斗力不堪一击。就算大哥过去曾有名将的美誉,这一战也很可能有去无回。

叶修笑道:“别担心,去年遇到他们之后,我就开始准备了,不会让那帮海盗得逞的。对了,你这一年过得好不好?那妖怪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霸图的人很好,韩文清对我也不错。”张新杰据实答道。

“霸图?韩文清?!”叶修提高了嗓门,“你说霸图和韩文清?他们在哪儿?”

张新杰于是把他在霸图堡的经历大致讲了一遍。听完他的讲述,叶修恍然大悟:“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肖时钦死都不肯告诉我们霸图的驻地。呵呵,肯定是老韩丢不起这个人,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这个死要面子的家伙!我认识他十多年,最了解他了!”

张新杰默默吐槽:虽然大哥你认识他的时间长,但未必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温柔的样子,认真的样子,严厉的样子,委屈的样子,甚至是害羞的样子,你都见过吗?

“所以现在,韩文清和霸图兵团全员都驻扎在霸图堡吧?估计他还是那副坏脾气,哈哈哈。”叶老大顶着张回忆脸,只差吟诵“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了。

“嗯。”

“呃对了,这个,”叶修指向张新杰领口的玫瑰,“就是你说的有魔力的玫瑰?”

“正是。”

“这真是去年你戴的那朵?妈啊太神奇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枯萎!带着这个就能回去霸图吗?”

“对。花头转动的方向就是城堡所在的方位。”

凭借对兄长多年的了解,张新杰觉得大哥的反应有点诡异。他心念一动,正要说些什么,不知什么时候绕到身后的周泽楷扭住了他的胳膊,用绳子绑了个死结。叶修上前一步,摘下了弟弟领口的玫瑰。

“不好意思,新杰,我得借老韩的人用一用。”


闻声赶来的妹妹解开三哥背后的绳索时,叶修和周泽楷已经绝尘而去。张新杰又急又气,恨自己竟然没能及时看出大哥的诡计。苏沐橙劝他:“大哥也是没办法。我们人手有限,能拉到一点救兵也好啊。再说,霸图兵团可是职业军人,那个韩文清据说当年跟大哥齐名呢。三哥你别担心啦。”

“就算他们以前再厉害,现在也只是一窝毛茸茸!”青年快要抓狂了,“一群兔子松鼠柯基浣熊猫猫狗狗的怎么打仗啊?!”

“啊?!可是……三哥你说的诅咒不是兽化吗?!”

“是兽化成了一窝小动物啊!”


夜幕即将降临,别着红玫瑰的男人在积雪的森林里策马飞奔。他领口的花朵颤动着,指引出前进的方向。他的身后,嘉世海盗团的匪徒们集结成队,一路追击。


“斗神”叶修当年与韩文清齐名,即使多年以后,也依旧是军中无人超越的传奇。他统领嘉世的时候,治军得当,指挥有方,兵团实力雄厚,打了许多胜仗。特别是在卫国战争时期,他屡建战功,风头一时无两。叶修治军严格,为人刚直,眼里容不得沙子,对部下营私苟且的行为毫不宽容,因此坏了陶轩、刘皓、陈夜辉等人的财路。这些人恨他恨得要死,狼狈为奸,罗织罪名,终于联手把他从兵团长的位置拉下马,被迫退役。结果还没开心几天,阴谋败露,嘉世兵团整体解散,他们几个也被列入通缉名单,最终落草为寇。

曾经的王牌军沦落成了海盗,罪魁祸首们不会反省自己的错误,只会把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叶修身上。眼下,坏了他们财路和官路的叶修又一次拦在面前,陶轩也好,刘皓也好,陈夜辉也好,个个都想要把这位前兵团长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宋奇英趴在树林的空地上,默默等待着他们的医生。虽然医生回家后再来霸图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谁能阻止孩子有一点梦想呢?张佳乐不忍心打击他,停在树杈上陪他。

地面传来了震颤,树枝上的积雪簌簌下坠。这动静,是马蹄!

霸图堡的入口隐藏在密林深处,偏离大道很远,又有结界遮掩,普通人很难找到。当初冯宪君误闯到这里,也是巧遇了出来遛弯儿的宋奇英,才在小老虎带领下进入了山谷。

所以——

“医生回来了?!”

小老虎一跃而起,就要冲上去迎接。张佳乐俯冲而下,展开双翼拦住他:“等等!”


地面震动得更厉害,这下不需要年长者提醒,宋奇英也能判断出直奔过来的不止一匹马。他心存疑虑,爬到路边树杈上,和张佳乐一起观察情况。不久,一个抓着长柄伞、领口别着红玫瑰的男人疾驰而过,一头扎进了前往霸图堡的秘径。

“不是医生?!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他戴着医生的玫瑰花?!”小老虎的心中充满了问号,而弹药专家则是满脑子的惊叹号。

——卧槽是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是那个叶修!!!为什么是那个叶修?!!!

即便作为后辈,他也与前嘉世兵团长有九年的同僚交情。如果每次被对方气得哇哇叫都能增加友情分值的话,他俩一定是莫逆之交。顺便,按互相撩架的次数计算,他家兵团长跟叶修也称得上情比金坚了。君不闻每次联邦军联合演习时,霸图兵团送给叶修最多的加油声就是:“干死他!”

所以,为什么是那个叶修?!他为何戴着张新杰的花?!

张佳乐的疑惑还未得到解答,一大波人马蜂拥而至。弹药专家这次又发现了队伍中两张熟面孔:陶轩,刘皓。

如果说霸图兵团叫嚷着“干死叶修”只是单纯为己方打气的话,陶轩和刘皓对叶修的仇恨已经深刻到联邦军人尽皆知的地步。这俩带领的武装分子追击叶修而来,其目的简直一目了然。

“小宋!你跟着他们回城堡!我去找医生!”呱的一声,大鸟展开漆黑双翼,冲向天空。



第九幕.


叶修忙着跑路,偶尔还用藏在长柄伞中的步枪还击两发。海盗们嗷嗷叫着,被他领着一路狂奔,沿着狭窄的峡谷小径,杀进了山谷。

正如父亲和新杰的描述,山谷中坐落着诺大的庄园,一座城堡伫立其中,被暮色勾勒出雄浑的轮廓。

叶修撞开大门,沿着大道,冲向城堡。

大批人马闯入惊动了山谷中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群众纷纷从各个角落探出脑袋打望。这一打望不要紧,那个跑在最前头的家伙,怎么看怎么眼熟?!

——卧槽是叶修!!!

所谓“化成灰也认得出”的军内头号对手,多次在军演中让霸图兵团饱尝败绩的男人,擅长的不仅包括肉搏和战术,拉仇恨技能也是数一数二的全军“不要脸”之最,还连带让自家正直的兵团长被迫练就了嘴炮技能的“嘲讽之王”,这样的混蛋世界上只有一个!那就是嘉世的叶修啊!!!

那么,跟在不要脸的叶修背后的人是——?


叶修翻身下马,冲到城堡门口就是一脚。他的鞋底还没蹭上门板,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韩文清铁青着脸瞪着他。

“老韩!果然是你!”此刻老对头的语气简直可以用大喜过望来形容。前嘉世兵团长自动无视对方黑如锅底的脸色,深情地主动握上着公爵的爪子:“以保卫民众为己任的霸图兵团长啊,外面那帮海盗就交给你们了!赶紧召唤你的兽人兵团出来战斗吧!”

“你怎么来了?!外面的海盗是什么?!!哪来的兽人兵团?!!!”韩文清摔开对方的手,正要发作,突然注意到对方衣襟上的红玫瑰,“新杰的花怎么在你手里?!”他火上心头,一爪挠向叶修。

叶修险险避开,发觉老对手实力见长,大为满意。

“我是他大哥啊!陶轩带着嘉世海盗团进攻荣耀城。我听新杰说你们驻扎在这儿,就想着找你借兵来了。你也真不够朋友,既然驻扎在这边,也打个招呼嘛。新杰都跟我讲了,有你这么威风凛凛的主帅,我很看好霸图哦!”叶修又闪过公爵一爪,赶紧扑过去,用力握住手感扎实的肉垫,心想着不愧是韩文清,兽化后连钱包脸都加了buffer,不知道他手下的兽人兵团有多霸气呢。“张佳乐呢?林敬言呢?白言飞呢?都叫出来看看啊。”

韩文清正要发怒,几发子弹打进了门内。戴眼镜的苏牧赶紧领着小动物们关闭了大门,挂上门栓。海盗们已经赶到了城堡外,密集的子弹如下雨般打在门板上,还伴随着诸如“叶修滚出来受死”之类的挑衅。

叶修这才注意到城堡里来回奔跑的猫猫狗狗,诧异道:“咦?你这边开宠物饲养场吗?”话音未落,他嗷地痛叫一声。戴眼镜的苏牧若无其事地跑开,顺便吐掉嘴里的布料。

“那是林敬言。”韩文清看都不看苦主,冷冷地说。

“林——敬——言?!”叶修看看他,又看看那只貌似正在指挥小动物们加固防线的眼镜狗。

“哼哼。那边,郑乘风,那边,白言飞。”韩文清指了指一楼跑来跑去的哈士奇和拿着步枪冲上二楼的猴子,“你进来的时候如果看到一只乌鸦的话,就是张佳乐没跑了。”

“所以说好的兽人兵团呢?!”搬救兵的人不死心地攥紧了主人家的衣领!

“谁跟你说好的啊?!!”主人家再一次摔开客人,怒火中烧!

眼看两个老冤家又要开打了,林敬言心累地跑过来隔开他们。

——汪汪汪!别闹了!先解决外敌吧!

叶修眼神死。不仅没有预想中的兽人兵团,还要带着这帮毛茸茸对抗荷枪实弹的海盗……能战的只有自己和老韩吧?!先前还计划找到霸图兵团后跟小周和兴欣酒馆的人里应外合,现在看来,等不到会合,这边就是分分钟团灭的节奏啊!想到自己跟老对头虽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搞不好要同年同月同日死,这心情……真太忒么不爽了!!!

“你还在发什么呆啊?!”伴随着公爵大爷的怒吼,一杆步枪砸到叶修脸上,“赶紧给我备战!”

叶修下意识接过枪,才发现上上下下的小动物们都在装备武器,楼上的猴子们已经开始乒乒乓乓跟海盗们交火了。

“霸图,一如既往!”霸图兵团长用力攥紧拳头,发出作战宣言。城堡里所有的小动物们一起咆哮,尖利的嚎叫声在山谷里回荡。

前嘉世兵团长笑了。对啊,不管变成了什么,也要一如既往!

他拿起枪,和老对手一起冲上了最前线。


霸图兵团的战斗力虽然降低了,但毕竟占有地利,弹药又充沛。夜幕降临后,海盗们久攻城堡不入,只能躲在庭院角落里放冷枪,伺机行事。天色已晚,海盗们不熟悉地形,就算想撤退也只有等天亮。

这样坚持了一夜,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战斗又打响了。动物们毕竟身轻体弱,不断有伤员撤出战场,叶修和韩文清也负了伤。陶轩等人看清城堡里只是一帮小动物在还击后,顿时信心大发,张牙舞爪就要强攻。

叶修肃然:“老韩,实在不行你带着大家跑路吧。人是我引来的,我负责善后。”

韩文清冷哼:“别看不起人!”

像是回应他的话,城堡里再度响起此起彼伏的咆哮。


海盗们用手雷向城堡大门发起强攻。大门经不住反复攻击,轰然倒地,匪徒们欢呼着就要冲进城堡,却接二连三摔倒在地。不知何时蜿蜒到门前的藤蔓悄悄绑住了他们的脚踝。

“这是什么啊?!”

“活的!它们是活的!”

伴随着海盗们的惊叫,来自烟雨湖的荆棘自由切换着笼子、鞭子、锁链等多种形态。不多时,便把一大堆匪徒捆得结结实实,堆放在城堡前的空地上。

——好有效率!好赞!好帅气!

霸图众过去从未觉得这些邻居家的魔法植物如此亲切可人,连他们的老大公爵大爷也不禁在心中为仙女们点了个赞。

——总算做了点好事啊!


烟雨湖的美女们拎着仙女棒,气哼哼地站在俘虏面前。

“折腾了一晚上还不够!一大早就吵得昏天黑地!不知道我们在填坑吗?!不知道圣诞节only场的本子已经到死线了吗?!不知道作者坚守不开窗的底线有多辛苦吗?!”

——大姐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啊!您说的我们一个字也听不懂啊!!

海盗们泪流满面。

“这几位美女的画风十分犀利,我觉得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叶修附在老对头耳边悄声嘀咕。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觉得有必要把他引荐给楚云秀。死道友不死贫道,贫道都死了几百遍,道友你安能独活?!“斗神”大大的腥风血雨度必定能让仙女们雀跃不已呢。 


第十幕.


喻文州、周泽楷带着兴欣酒馆的人,和后来的蓝雨海军一起,解决掉了攻击荣耀城的那部分海盗。他们循着陶轩等人留下的足迹赶到霸图堡时,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海盗全军覆没,正义的味方大获全胜,还真是可喜可贺的结局。

即使一向积怨的霸图众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回他们承了仙女们很大的人情。韩文清想要向仙女们道谢,却发现对方已经直奔新来的援军而去。


“哎哟,这位小帅哥叫什么名字啊?”

“长得可真好!”

“个头也高呢!”

“哇哇哇有六块腹肌诶!”

“胸肌也不错!”

“腿好长!”

“让我摸摸!”

……

叶修觉得,再不出手救援的话,四弟会被几个女人当场生吞活剥了的。

不过等他解救完自家兄弟,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誉满联盟的声波攻击威力不减当日,叶修顿感自己才是需要被拯救的那个。

“叶修你这家伙!居然躲到这里来了!说好的过招你欠了我多久?!好意思啊?!这次又帮你灭了海盗,你说你欠我多少人情了?来来来,择日不如撞日,咱们马上PK!说吧,是先比枪法呢还是先比剑法?!正好在场的人多,都来做个见证哈!蓝雨的全体守住入口,不许放跑了叶修!”

“黄少天,你闭嘴吧……”


蓝雨海军二把手的话唠攻击天下无敌,前嘉世兵团长不堪其扰地堵住了耳朵,才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人早已闪避到攻击范围以外。哦,他那精明能干的二弟,正站在不远处与人攀谈得风生水起呢,对面那位大叔不是蓝雨的兵团长魏琛还能是谁。像谈得开心了,喻文州转身冲着这边招招手:“少天,过来一下。”

“好!”黄少天马上扔下叶修,跑了过去。

——等等!慢着!文州你什么时候跟那对猥琐加话唠师徒关系那么好了?!这种家里的大白菜要被过路的猪拱了的不祥预感是哪样?!

(叶老大你能肯定谁是白菜谁是猪么?)


山谷里一时间人声嘈杂。霸图众不便现身,躲在建筑物内探头探脑,只留下他们的老大在外被人围观。韩文清的熟人来了好几个,看到他的样子倒也没有太吃惊,只有叶修大叹楚云秀不厚道,霸图兵团战斗力减弱太多,差点害死所有人。他那习惯性拉仇恨顿时引发了仙女们的集火。眼看着叶修被几个姑娘挥舞着仙女棒撵得上蹿下跳,毛茸茸们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叶修躲来躲去,被逼进了角落。他没有注意到身后荆棘束成的笼子中,有一个人悄悄从长靴中摸出了一把匕首。

“去死吧!叶修!”刘皓嘶吼着,将匕首掷向了背对自己的前任上司。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叶修回头,只见两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

护住自己的是四弟周泽楷,而站在周泽楷前面的,是韩文清。


白言飞一枪击毙了刘皓。霸图众一拥而上,围住了他们的兵团长。男人缓缓跪倒,看着自己锐利的爪子和尾巴,苦笑着想,还是没办法以人类的形象死去啊。

“老韩!老韩你振作一点!”叶修难得有点慌了。蓝雨的军医被叫上来,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伤口。并没有流很多的血,可所有人都感觉得到,韩文清的生命在慢慢消逝。与此同时,叶修领口的红玫瑰迅速地枯萎,花瓣片片凋零。

“他受的不是致命伤啊!”军医都快哭了。既没有伤到肺叶也没有伤到心脏,为什么脉搏会越来越弱?

楚云秀沉默不语。

先前的战斗让他们都忘记了那件最重要的事情。

24小时的期限,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


——我喜欢你。

——我爱你。

——只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公爵闭上了眼睛。


呱——!呱——!

乌鸦这种生物,跟张佳乐的霉运体质略有点搭配嘛。


“……韩……文清……文清……”

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忽远忽近,宛如仙乐飘渺。

柔软的嘴唇覆盖上来,将温暖的气流送进胸中。

在充满新杰气息的幻觉中死去,也不错。

既然是幻觉,就让我再看看他的样子吧。


韩文清睁开眼睛,正和抱着他脑袋做人工呼吸的张新杰面面相觑。他俩的嘴唇还贴在一起,此时大眼瞪小眼,格外尴尬。

医生赶紧拉开距离,努力绷着脸,掏出怀表在公爵面前晃了晃:“说好24小时,我可是准时回来了。”

回应他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亲吻。

完蛋了,张新杰想,被大哥二哥四弟看到了,怎么回去跟老爸交代?然后他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

所以他错过了男人变化的瞬间。


值得庆幸的是,大家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他俩身上。

小老虎也好,牧羊犬也好,猴子或者松鼠也好,霸图堡所有的动物在光芒中褪去了满身皮毛。

兽耳,鬃毛,尾巴,还有锋利的爪子,都在慢慢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军人们健硕的身形。

黑色大鸟俯冲着地,双翼化为修长臂膀。清俊的弹药专家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人群中。

诅咒解除了。


“你们怎么会以为我不回来?”忙着处理伤病员的医生推眼镜,“说好了放假24小时,当然要准时。不过居然解除了诅咒,真是太好了。这件事告诉我们,做一个诚信守时的人是多么的重要。”

接受治疗的群众默默点头,同时互相交换眼色。

——有哪位好汉愿意去告诉医生真相?

——得了吧,连公爵大人都在装死呢!

围观的叶老大:我有一种我家的白菜又要被猪拱了的不良预感怎么破?!


尾  声.


霸兵团全员恢复,真是可喜可贺。

张新杰表示要留下来做军医时,冯宪君露出了“泼出去的水”的表情。

蓝雨的援军走了,顺便带走了喻文州。当然这个说法有点不太对,事实上是,喻文州主动出击,换下了魏琛。

魏老大说:“我想休息一下了。”

——等等!说好继承老爸的商会呢?!

笑得跟狐狸一样的二少爷显然不打算为父亲分忧了。

老四腼腆地拿出轮回军区的来函给老爹过目。

好吧反正这也是你选择的路……爸爸抱着英俊的小儿子流下了不舍的眼泪。

“老爸——”

叶修正要说下去,冯宪君举手制止了他。

“想干嘛就干嘛!老爸我要退休!退休!商会我也不管了!”

于是叶修带着苏沐橙,留在了荣耀城。他将商会与兴欣酒馆合并,改组为武装商团,走上了一边揍人一边赚钱的大道。


午后,医生坐在城堡高处的露台上,欣赏美丽的花园。

公爵被他培养出了喝茶的兴致,端着白瓷茶杯陪他风雅。

张新杰看着对面的男人,忍不住暗搓搓地回忆起耳朵和尾巴的手感。

好可惜,再也摸不到了。

他叹了口气,又笑了。

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帅哦。


【END】

本子内含两个未发布番外,特典内容为神秘物……

经过极其漫长且纠结的过程,其中种种悲愤就不提了,总之,这个本子终于印出来了……因为成本降低了,所以售价降为25一本。拍付预售的几位同学请记得完成交易后找店长退款喵~0×0(土下座!不好意思!久等了!TAT)

淘宝通贩: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ZEwIR&id=41802508151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38422

(以下为正式封面)

(特典封面)


评论
热度(39)
  1. 喵帝国猫猫莲 转载了此文字